Rotary Club of Central, Hong Kong (香港中區扶輪社)

二十五 - 漫談社企

過去一兩年很多人都在談論社會企業,認為社企可以幫助弱勢社群,政府亦明確支持社企發展。在社會大談「關愛」的年代下愈來愈多人加入社企的行業,從大型的國際級社企模型在港開立,以至個別人士創辦的小型社企,形形色色的在市場盛開,但在以關愛為主要發展動力時,畢竟社企本身都是一個商業形體,背後的商業理念往往都是社企能否持續發展的成功要素,在發展同時又要保持最初開設社企的想法,要達到此目標其實並不容易。事實上很多優秀的社企理念當發展到某一階段時往往有停滯的感覺,是否「義」與「利」不可並存?這天跟中文大學EMBA課程主任陳志輝教授討論香港的社會企業發展,他一語道出:「很多人都未能掌握到社企的癥結所在。」

 

陳教授的左右圈理論我及很多同學都領教過,所以我們一開始討論這個話題陳教授用了「黑暗中對話」(一個源自德國以失明人士在黑暗體驗館裡當訓練員的社企,在全世界多個國家都有其體驗館) 做例子,問道:「你覺得『黑暗中對話』裡它的右圈 (自家的優勢) 在哪裡?」我覺得我們都被那裡的訓練員的經歷所感動,他們讓我了解到生命及堅持的意義。我認為他們的右圈就是失明員工的經歷以及他們所展現的不屈不撓的精神,那就是整個社企的賣點。教授說:「這只是第一出於同情的表現,你不會不斷的同情他們,可能會去第二次,但未必有第三次。但如果我們去的目的是希望以體驗館的環境去鍛鍊自己,培訓團隊精神,那最稱職的訓練員就是失明人士。『黑暗中對話』的右圈其實就是員工的『失明』,因為他們做這崗位比較正常人好。」

 

很多人以為弱勢社群的『缺』就是社企要處理的對象,但陳教授認為弱勢社群的『缺』就是他們的『優勢』。以另一個以老人家為侍應生的茶餐廳社企做例子,大家支持長者可以在能力許可下繼續參與社會,但如果茶餐廳以『聘請』老人就等於處理了老人問題,客戶光顧只出自感性的表現,實則只求食物水準,服務質素,那這間茶餐廳未必富競爭力。用陳教授的概念老人家的『缺』就是手腳比較慢,愛懷舊及未能貼近潮流,但亦因為這些元素他們一般都比較細心,有耐性亦富人情味。客戶未必會因為茶餐廳的食物或服務質素再次光顧,但如果可以利用老人家的『缺』來提供一個懷舊的平台,客戶在這個地方不但可以用餐,而且富人情味的老人家更可與客戶建立良好關係,客戶對這個地方的感覺不只是一個餐廳,而是一個家,那這個茶餐廳就建立出它跟其他茶餐廳的分別(Differentiation)了,老人家的『缺』就成為了茶餐廳的『優勢』。

 

另外一些社企出自優秀的概念,亦因為如此生意愈做愈大,慢慢在擴充及維持開立社企的原意中失去平衡,最後導致兩面不討好的情況,實為可惜。陳教授認為社企的責任不是要把所有弱勢社群背起,反而在提升他們的競爭力後企業本身要有把他們『送出去』的機制,這樣保持流轉著社企才可以更專注目標而令更多人受助。好像以邊青為髮型師的社企,邊青的『優勢』是時間多,相對薪金要求比較低,不會容易跳槽,所以社企可利用此優勢去發展生意,但當邊青的技能得以提升,他們的競爭力不比同業低時,邊青在社企的相對『優勢』就變小了,社企在那時候就應該把他『送出去』。

 

社企的出現其實是個人以積極的手法去面對社會系統上的不足。我敬重每位為社企出力的朋友,希望以上的小議能帶給大家一些點子,讓更加多人去思考社企為何物,多些創意好使更多人受惠。

 

(作者為中區扶輪社2010-2011年度社長,現職美資跨國上市公司亞太區高級經理,擁有英國倫敦大學法律學位,英國華威大學工程商業管理碩士學位及香港中文大學行政人員工商管理碩士EMBA學位)

 

Please send your comments to 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